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资讯 >
工资帽来了 CBA“钓鱼”得有新玩法-中新网
发布日期:2020-09-11 04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业内人士预测,首钢方面对两位CBA顶级小外援“双管齐下”,最理想的结果是,如愿续约的同时,还有空间再签下一名大外援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刘晨 【编辑:梁静】

  林书豪和杨首钢都想要

  上月底,联盟公示了各俱乐部使用优先续约权的情况,这与外援“工资帽”息息相关。按照新赛季《管理规定》,俱乐部一旦申请使用外援优先续约权,基本工资和待遇须不低于上赛季。俱乐部获得外援优先续约权后,如球员因自身原因在公示期3天内拒绝续约,公示期第4天起的3年内无法加入其他球队。

  新赛季国内球员初始工资总额不超4400万元,外援整体薪酬限额700万美元

  外援的整体薪酬限额(FS值)为700万美元,包含基本工资、名次奖、赢球奖等所有外籍球员薪酬所得。新赛季每队最多可注册4名外援,不再规定更换次数,但每场比赛执行4节4人次的外援使用政策。

  毋庸置疑,如今CBA球员市场里的“大鱼”不好钓了,俱乐部“有钱就能任性”的时代一去不复返。CBA进入“工资帽”时代,国内球员市场和外援选择有哪些“新玩法”?新京报记者近日采访了业内人士,针对一些案例做了解读。

  从这一层面来看,“工资帽”时代的CBA,国内球员市场有望真正流动起来。“过去因为各种原因,我们的国内球员流动是非常有限的。”业内人士分析说,“‘工资帽’让一部分球队被动地放走或者交易球员,这样国内的转会市场总算运转起来了。过去基本是球员的卖方市场,现在双方慢慢在找一个平衡点。”

  在联盟公示的名单中,没有北京首钢上赛季注册的3名外援,特别是林书豪未动用优先续约权,一度引发外界对首钢放弃林书豪的猜测。但之后有观点认为,因为“工资帽”的施行和优先续约权“不降薪”的规定,不排除首钢俱乐部寻求降薪续约的可能。

  此外,传闻中首钢在小外援位置上追逐的另一人选约瑟夫?杨,出现在了同曦的优先续约名单上。不过,优先续约权允许交易,如果首钢志在必得,很可能会通过交易获得优先续约权,继而与杨签下合同。

  CBA联盟日前发布《2020-2021赛季CBA联赛球员注册报名管理规定》(以下简称《管理规定》),“工资帽”制度以官方文件形式出炉。自姚明担任中国篮协主席以来,积极效仿国外高水平联赛的先进理念,对联赛的薪资标准进行严格的管控,这项新政旨在维护联赛公平的竞赛环境。

  若选择转会,则新俱乐部与该球员签署合同的基本工资不得超过C值,计入新俱乐部“工资帽”;超出C值的部分须继续由原俱乐部支付,不计入原俱乐部“工资帽”。

  在涉及李根的交易中,上海队从北控得到了宗赞和高尚。随即,上海队选择买断高尚。根据新规,买断费不计入球队“工资帽”。“送走”李根后释放出了不小的薪资空间,上海队在今夏转会市场上操作频繁,包括引进可兰白克和宝岛球员刘铮。有消息称,两人在新球队很可能拿到顶薪合同。

  新赛季“工资帽”规定单个国内球员最高基本工资限额(C值)800万元,为A值的25%。现有合同超出800万元且未执行完的,可以继续执行。也就是说,网传易建联、周琦等人现有的8位数“大合同”,在到期后将成为历史。

  典型玩法

  在此基础上,联盟设置了调节费。2020-2021赛季结束后,申报、核算后超出4400万以及不足2000万元的俱乐部,须向CBA联盟上缴调节费,比例为超出或不足部分的25%。

  与国内球员4400万元的“软工资帽”相比,外籍球员700万美元的“硬帽”包括了所有收入。业内人士表示,在最多能同时注册4人的新政下,外援身价“缩水”不可避免,CBA或许不再是NBA球星海外“淘金”的首选,甚至可能成为部分球队与外援续约的最大障碍。

  事实上,可兰白克是这个休赛期新疆队第4名离队球员。此前,范子铭租借到期被广州队收回,俞长栋和西热力江均已向联盟申请自由球员身份,前者已随北控备战,后者极有可能加盟南京同曦队。

  新疆队忍痛放4将出走

  “首先,储备外援是近几个赛季不少球队的常规操作,新赛季外援注册规定的调整,可以说是把它合理化。”业内人士分析道,“在700万(美元)这个限制之下,要最多签下4名外援,性价比必然成了很多俱乐部优先考虑的因素。当然,不一定要4个名额都用满,有些俱乐部也不具备这样的财力,但肯定会有球队花重金追求既定目标,比赛场上如何分配,钱花得值不值,也都挺让人期待。”

  虽然尚未官宣,但北控男篮与上海男篮上月进行的交易,涉及李根合同的部分,正是“工资帽”制度下的典型操作。根据早间传言,李根与上海队尚有两年合同待履行。此番两家俱乐部完成交易后,李根接下来两个赛季的基本工资,将由北控承担40%,上海男篮承担60%。

  工资帽来了 CBA“钓鱼”得有新玩法

  业内人士指出,上海队的上述操作充分利用了“工资帽”制度下,涉及球员转会、交易的一系列规则。“俱乐部管理层、球员及经纪团队,对规则的研究相当透彻。戴上‘工资帽’之后,俱乐部不能再像过去那样打‘价格战’、烧钱,而是要在遵守‘游戏规则’的前提下,既不能违规,又要打动球员,操作难度比以往更大。”业内人士做了解读。

  外援玩法

  外界普遍猜测,新疆队4名轮换球员离队,是迫于“工资帽”规定。虽然有超过5000万元的上限,但周琦、阿不都沙拉木和曾令旭3人的“大合同”,让其他球员的薪资空间所剩无几,不得不忍痛割爱。

  本土玩法

  日前出台的《管理规定》,将新赛季国内球员的初始“工资帽”基准值(A值)设定为3200万元,缓冲值(X值和Y值)均为1200万元,上限值(S1)的计算方式为A+X,即4400万元,下限值(S2)为A-Y,即2000万元。此外,CBA设定新疆地区特例,新疆俱乐部的A值可上浮20%,工资帽上限可达5040万元。

  2019-2020赛季开始前,CBA联盟就发布公告称,经股东会议一致同意,从2020-2021赛季开始实行“工资帽”制度,以“遏制国内球员薪资增长过快的趋势,促进CBA可持续发展”。

  北控签李根付四成薪资

上一篇:蒋依依更新个人照片,站在路边伸懒腰,腰围却让网友直
下一篇:没有了

主页 | 健康新闻 | 教育新闻 | 星声星语 | 旅游新闻 | 汽车资讯 | 时尚新闻 | 女性生活 | 社会新闻 | 大咖名流 | 法律在线
Power by DedeCms